secret

 

第六章 向總公司陳情

 

五月十六星期日,早上十點,撥電話到總公司。十分意外,假日竟然有人。電話中傳來沉穩的聲音。

交談之後,得知她是田主任。

我說明原由──我要求以履約保證辦理。但是,加盟店卻給我「價金信託契約」。
田主任急忙問:「是那一家店?」
我說:「我想見您。帶完整資料過去,再告訴您。」
田主任說:「今天不行。明天要出差,回來再聯絡。」

最後,她仍不停追問:「是那一家店?」

我始終沒鬆口。

心中雖急,也只能等。期待總公司亡羊補牢。

第二天在忐忑不安中,等待回電。總公司會以什麼樣的態度來處理呢?

一直等到第二天的下午兩點半,都沒有回電。

我按耐不住,打電話給田主任,表明想見她。

她再追問:「是那一家店?」

我堅持見面再說。

傍晚,田主任終於來電,約在總公司。

我飛奔出了家門,跳上計程車。

五月十七日晚上六點半,抵達總公司。田主任是一位微胖的中年女士,皮膚白皙,穿著整齊的公司制服。屬於喜怒不形於色那一類型。

簡單寒暄後,她帶我走進寬敞氣派的會議室。

端來一杯水,放在桌上。

兩人坐下。我拿出三份契約書──委託銷售契約、不動產買賣契約和蘋果銀行不動產買賣價金信託契約。

田主任看完,我說:「有交易安全的問題。」
她說:「請您說明。」

我說:「我要的是履約保證,白店長卻給我價金信託契約。」
田主任說:「蘋果銀行對外宣稱,他們的價金信託就是履約保證。」
我說:「你們是專業人員,應該瞭解這兩者不同。」
田主任說:「有什麼不同?」
我說:「買賣契約中註明:“買方要貸款八成”。賣方要先將房屋過戶到買方名下,買方再把房屋抵押給銀行辦理貸款。但是在『價金信託契約』中,卻註明“買方於價金付足後始辦理過戶。價金信託交易安全的前提是:買方要先匯入全部價金,才可以將賣方的房屋過戶給買方。賈代書幫我撰寫了兩份充滿矛盾邏輯的契約,會使交易安全變成零。」
田主任說:「先別急嘛。」
我大聲說:「買方在價金未付足前,不應將賣方房屋過戶給買方。但是錢不夠,又必須先將房屋過戶給買方,讓銀行作抵押(設定抵押權)。這買賣有交易安全的問題。」
她以揶揄的口氣說:「先別急嘛。您是第一次賣屋嗎?」
我說:「對賣方來說,『價金信託』的風險比傳統交易方式還高。」
田主任說:「別擔心。買方匯入『信託專戶』中的錢,就是你的。」
我說:「那錢還不是我的。交屋時,要等買方在『不動產買賣價金信託結算書』上簽字,才拿得到。」
我漲紅了臉高聲說:「我完全受制於買方,您很清楚。」

我說:「假如,過戶之後,買方貸款下來了,錢被轉到別的帳戶怎麼辦?聽說曾發生這種事。」
田主任說:「買方銀行一定要辦理代償,償還賣方過去向銀行所貸款項。」
我皺著眉頭說:「當貸款進入買方帳戶。買方可以交易糾紛的理由,叫代書和買方銀行不要匯款。」
田主任說:「即使委託全台灣信譽最好的房仲公司,您擔心的事都可能發生。」
我說:「針對這案子,您有什麼對策呢?」
她說:「所有的法律都會保障您的權益。」
我說:「出了問題怎麼辦?」
田主任說:「一般會依法律途徑解決。」

原本期待總公司協助,竟然推給司法訴訟。

我搖搖頭:「假如是一個契約陷阱,即使官司打贏了,也不一定拿得到錢?何況,契約書的內容都是賈代書撰寫的。不一定會贏。」
田主任說:「他們都有財產。違反法令,你可以打官司,進行假扣押。」

我說:「代書作業要透明,請您陪同我參與流程的關鍵部份。」
田主任說:「代書作業並沒有瑕疵,不方便介入。」

我忿忿不平:「簽約至今,賈代書沒打一通電話。」
田主任說:「那您也可以向他查詢呀。」

我失望地向後靠在椅背上:「所以……所以……您無法幫助我。」
田主任說:「這只是一般的買賣契約,三份契約都沒問題。」

我說:「我要求的是『履約保證』,為什麼用『價金信託』來欺騙我?」
田主任耐心地說:「……『履約保證』也有風險。履約保證公司倒了,一樣會產生巨大風險。白店長亂來,總公司會懲處的。例如,扣加盟店的保證金等。代書違法,將喪失代書資格……賈代書不會甘冒不能執業的風險。」

她像個太極拳高手,柔軟化解。我的重拳,一一落到棉花裏。

不知不覺,兩小時過去了。

最後,田主任鬆口。同意將「價金信託」改為「價金履約保證」。

總公司同意了,白店長會同意嗎?買方會同意嗎?

得到總公司這一點認同,心頭比較舒坦。但是,也沒辦法改變其他的。

我開始和田主任閒聊:「您是不是在對話時,使用了心理諮商的技巧?」
她笑了笑,說:「過去在另一家房仲公司,有一位同事是台大心理系畢業的,向他學了不少。」
我笑著說:「有時候,向上陳情是掉入另一隻大野狼的口中。我這案子請您務必多幫忙。」
她說:「圓滿結案的時候,請讓總公司知道。那對我很重要。」
我微笑:「事成之後,我一定會買一個大大的蛋糕,親自送來,表達感謝。」

她那表情不多的臉上,浮現了難得的笑容,露出白白的牙齒。